• 当前位置
  • 首页
  • 古典武侠
  • 最新排行

    写武林作者主试我

    发布时间:2020-03-11 00:01:00   


    这种天气只适合怀炉夜读,闭门长睡,绝不适合外出,更不是杀人的好天气。


        可是,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无论何时,都是一样的。虽然在这样的天气里,

    武功会大打折扣,挥动长剑时也会产生小小的失误,同时,听觉也会在雨声中产

    生一点点的模糊,对于不容有丝毫差错的杀手来说,一点点的失误也许就是付出

    生命的代价。


        叶慎当然很清楚这些,所以,他不得不在这样的天气里来到这里。


        他已经来这里八次,每次都花了一个时辰来熟悉这里的环境,可以说这里的

    一花一草都深印在他的脑子里,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完成任务后退出的路线、

    以及这里的防卫和护卫换班的间隙等等。


        叶慎是一个有经验的杀手,或者说,叶慎是一个失败了13次还能活着的杀

    手。通常来说,失败既意味着死亡。尤其对杀手更是如此。“屡败屡战”这种词

    显然不适用与杀手这种职业。可是,叶慎出任务99次,失败过13次,但每次

    都逃了出来,显然足以证明叶慎是一个有经验的杀手。


        但是,当叶慎潜入这里准备完成时任务时,叶慎发现自己被制住了。


        一丝冰凉正压在他的后颈上,他知道那应该是一把短剑或者匕首,短剑上的

    杀气渗入了他的皮肤。一丝微热拂上了他的后颈。


        几乎在同一刹那,叶慎反剑指出,点在了身后人的颌下,低叱道:“谁?”


        “你是谁?”


        身后人也轻诧道。


        叶慎不敢出剑,他知道,能够然自己毫无所觉的潜到身边的人身手决不在自

    己之下,只是似乎对方缺少了一点实战经验,所以才被自己顺势的反手剑制住。

    这一声低叱不过是为引开对方的心神。


        “你是杀手?”


        那人问道。


        叶慎急速筹划着脱身的注意,冷哼了一声。


        “……”


        “拿开你的剑,我们同时放手”


        那人道,叶慎手上一轻,颈上的凉意消去的刹那间,叶慎已电闪般的发动了

    杀着,特制的又细又窄的“潜风”犹如蛇一般闪出数道人眼难辨的影子扑向那人。


        几乎同一瞬间,叶慎怀里也闪出5点寒星,无声的射向飞掠的身影。


        但是,出乎意料的,那人的身法竟是如此的迅捷,飞掠的身影以一种奇妙的

    身法扭曲着,潜风无功,寒星射飞。


        叶慎吃了一惊。


        好快的速度,叶慎知道,今夜,又要开始逃亡了。


        但是,这人如此速度,叶慎又怎能逃得过对方的追踪呢?


        借着对方飞掠后退,叶慎返身飞纵,一口气越过数道飞檐,身形一伏,纵身

    跃下,突然转折,忽左忽右,忽上忽下,连续穿过不知道多少巷道,期间顺手丢

    出的数片飞瓦,惊醒了不知谁人的好梦,惊起了一片抓贼声,惊出了巡卒和捕快

    们的奔跑声和喊叫声,借着这一片混乱,叶慎消失在一片阴影中。


        当天色微明,夜寒消退,雨声间稀时,连续换了7个藏身处的叶慎深深深的

    出了一口长气,脱掉夜行衣埋在青砖下,施施然向拐角处的早点摊漫步行去。


        喝了一碗豆浆,吃掉两个茶叶蛋,卷着一张热腾腾的葱油饼,丢下几个铜板

    的叶慎走向正在开启的城门。


        第一章师门扬州,八里古渡。


        一身青衫的叶慎徐徐自船上下来,迎向渡口上正挥动手臂的六师弟徐到。


        “三师兄,你这一探亲就是半年,可给师兄带了什么东西没?”


        随在叶慎后面的两个挑夫将东西搬到车上,叶慎随手结算了脚钱,鬼笑道:

    “就只知道惦记着东西,哼哼,看你满脸红光,莫非又的了什么好处不成?”


        随即脸色一整,笑道:“师傅和师兄们可好?”


        说话间,徐到身后转出两个童子,拱手唱诺道:“三师叔好。”一个随手便

    牵了马车让到路边,另一个引马近前,徐到扳着叶慎的肩膀哈哈说着到了马前。


        “都好都好,师傅带了二师兄和四师兄他们去了金陵,据说是欧阳老爷子六

    十寿诞,这不咱们苏南苏北近在咫尺,虽然平素没什么往来,师傅也不好不去拜

    望一下。前些日子大师嫂身子不安,据五师姐说是有了,大师兄便陪着大嫂回了

    娘家,现在还没回来。现在家里就只有我和五师姐、小七。”


        一路行去,边说边走间扬州城已到眼前。


        “那师娘呢?”


        叶慎问道,“师娘没去金陵么?”


        “嘿嘿”徐到诡笑两声:“师娘和师傅不知怎地吵了一架,师娘带着小师弟

    回门了,呵呵,本来也要带着5师姐的,你知道,小师弟的功课都是五师姐指点

    的,所以,呵呵。”


        “哈,那你们不是……”叶慎笑道。


        “是啊,这次可算是放羊了,哈哈哈。自他们走后,这日子过的,嘿嘿嘿,

    消遣啊。”


        徐到诡笑道:“你回来的正好,师傅还要半月才回,师娘估计也要些日子,

    嘿嘿,今晚我们便可去六艺馆好好的喝几杯了。不过,说好了,这酒钱可得你这

    财主出啊。”


        叶慎苦笑着摇头。


        “自接到你的信,我就和小七还有楚岫师姐说好了,今晚我们给你接风,可

    这酒钱却需着落在你身上,哈哈。”


        徐到狂笑间,叶慎飞起一脚将他踹下马,笑骂着纵马飞奔去了。


        六艺馆。


        随着夜色渐浓,号称扬州菜第一的六艺馆,酒客们纷纷打着酒嗝摇晃着散去,

    叶慎和徐到相扶着,摇摇晃晃的出了店门,身后楚岫师姐一只手扭着小七罗纯的

    耳朵,一只手扶着他,低声啐骂着跟出来。


        “死小七,不会喝还喝这么多,喝死你!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耳边听着师姐的低骂声,叶慎侧了一眼,正要说话,余光中却闪过一条熟悉

    的身影,自巷口一闪而过。


        “咦”


        叶慎轻咦一声,心中一动,摇晃了徐到一下,“你可看见有人过去?”


        “嗯?有啊,那不是么”徐到指着路上的行人,笑呵呵的。


        “师姐,你们先走一步。我看到一个江湖朋友,过去打个招呼。”


        叶慎推开徐到,向师姐打了个招呼。“你们去前面河边喝点茶醒醒酒,我片

    刻便来。”说着便向巷口追了过去。


        那一条身影虽然一闪而过,可是,叶慎自认虽已是三分酒意但也绝不会认错,

    那人,不是师娘还会是谁呢?


        这等时分,师娘怎会一人来这里呢?师娘她,她不是回了淮阴娘家么?


        叶慎心里转着念头,却发现这条小巷人迹渺然,只有巷边的宅子里传出各种

    声响。叶慎踌躇片刻,沿着巷子走了片刻,听到身后一道门户大开,一片调笑声

    中几个衣衫华丽的人和着几个女子轻浮的笑声走了出来,叶慎回头望了一眼,便

    低头向前面继续走着,心中却是一片混乱。


        叶慎犹疑的停住,刚出来的几个商贾一身酒气和着脂粉香气自他身边走了过

    去,耳边犹自回荡着他们得意的调笑声。


        这里,显然是一条秦楼楚馆所在,而那熟悉的淡淡的味道就消失在那刚刚关

    闭的门户前。


        莫非是我认错了人?那素白麻衣,一闪而过的白鲨剑鞘…… .……


        还有,那淡淡的,淡淡的,如一缕茉莉清香的味道……


        叶慎微一摇头,似欲将那眼角余光里月白的脸颊也一起挥去,可那一闪的唇

    瓣,拂耳鬓发,却始终萦绕在心头。


        算啦,也许…… .……


        师娘毕竟是峨眉派的,修为不在师傅之下,想必不会…… .……


        应该是师娘才回来,在这里有什么事情要办吧,万一自己一出现影响了什么,

    岂不是……


        恩,先回去看看小师弟在不在再说吧。


        脑中一片混乱,叶慎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先回去本门再做决定,主意一定,叶

    慎深深的看了那宅子一眼,便出了巷子向河边走去。


        “叶师兄,你们回来了。”


        刚到门口,小师弟楚飞便闻声迎了出来。


        几个门童伶俐的上前搀扶徐到和罗纯,楚岫喜道:“小弟,娘也回来啦?我

    先去看娘。”


        叶慎不由脸上一红,心道:看来是认错人了。


        楚飞笑嘻嘻和姐姐边打招呼,边走过来:“哈哈,这可抓住了,看你们在我

    娘面怎么交代。姐,娘去城里办点事,一会便回来,等下看娘怎么罚你们。”


        叶慎心中一震,道:“你怎么不陪着师娘?师娘去城里了?这么晚,却又去

    办什么事呢?”说话间心中一动,又道:“有事弟子服其劳,你就不会去替师娘

    跑一趟么?”暗暗自责道:怎么会这么沉不住气,差点就说错话。


        夜色里,楚飞也看不清叶慎的脸色,不在意的回道:“是啊,我也是这么说,

    可娘说她自己去,让我在家里等你们。”


        “走啦走啦,进去再说。”说着拉着叶慎向侧院走去。


        夜色里,叶慎随着楚飞走去,却没看到摇晃着的罗纯嘴边闪过一抹冷笑。


        几个弟子将徐到和罗纯扶着去歇了,楚飞却跟着叶慎来到他房里索要叶慎带

    回的礼物。


        “师娘,您回来啦。”


        “恩,你徐师叔和叶师叔他们回来了么?”


        叶慎和楚飞正在闲聊着江湖的见闻,听到门外的声响,急忙迎了出来。


        看到走到正堂的师娘,叶慎疾步上前跪倒,拜道:“师娘。”


        “嗯,起来吧,”师娘语气淡淡地道。透出一丝疲倦的感觉。


        叶慎起身看了一眼才发觉师娘脸色有一种苍白的虚弱。


        “师娘,徒儿回来时,家母令我给您带了一点小东西,不过今日天色已晚,

    徒儿明日再取来奉上,师娘,您看可好?”


        “令堂有心了,你回来就好,今日已晚,你也去歇着吧,有话明天再说吧。”


        “娘,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可是不舒服吗?”


        闻声迎出来的楚岫披着件披风,被堂前的灯光一照,若隐若显出纤秀的体态。


        “没什么。”师娘懒懒地道。


        不知怎地,幽幽的夜色里飘起一丝暧昧的味道。


        叶慎心头升起莫名怪异的感觉,以及一丝丝绮念。似乎,还有一缕缕难以觉

    察的清香。


        叶慎回到自己房间,心头虽纷乱难言,但酒意涌起也觉得疲倦不堪,头一挨

    着枕头,便沉沉睡去。


        “你是谁?”


        叶慎冷哼一声,反手一剑,原本轻灵的潜风剑身沉重,生涩无比,这一剑拖

    泥带水,剑到中途,对方挥起一抹寒光,寒光透体而入,叶慎大叫一声,猛地坐

    了起来。惶然四顾,窗外己是一片微光。


        叶慎己不知是第几次做这个恶梦了,每次都是被对方一剑穿心,然后惊起一

    身冷汗。每次回想,叶慎都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想起那人神出鬼没地潜入自己身

    边,想起那飞掠的速度,绝快中带着一种曼妙难以名之的优美,叶慎不禁心中后

    怕。幸好,从那入的反应来看,应该是没什么经验的雏儿,所以他追踪的速度虽

    快,每每抢在自己前面拦截,却无法摸到自己诡变的路线。想起自己故意惊动巡

    卒和捕快后,那人无措的样子,咀角微微生出一丝得意。


        但是,直到今日,组织里也没有关于那人的资料。


        那日行动失败后,叶慎迅速离开,确认已脱离险境后,叶慎便和组织取得了

    联系,将当晚的情况迅汇报上面,并要求尽快提供那人的资料。组织根据他提供

    的情报权衡了一下,决定终结这次任务。在没搞清那人的情况之前,再次行动显

    然十分不智。


        于是,叶慎便返回用于隐藏自己身份的师门。


        扬州剑宗,表面上在江湖没有什么名气,实际上却是著名的华山剑派分支。

    华山剑派内部分为气宗,心宗和剑宗,虽为同门,但在剑道的方向上却各有争执。


        一代大侠令狐冲,自魔教之战后便自创剑宗,并严令门下弟子少在江湖上行

    走。当年令狐大侠凭借独孤九剑威震天下,但他深知自己若不是多有奇遇,单凭

    剑法高超也是不足,可惜自己虽靠着不世奇遇获得一身惊天动地的内功,却无能

    独创出独到的修练心法。留给弟子的,仍旧是华山派的紫宵真经。


        因而,令狐大侠一再靠诫门下弟子,独孤九剑虽然妙绝天下,若非资质过人

    也难大成。更何况江山代有才人出,长江后浪推前浪,又怎知后来者不会创出更

    加精妙的功法?


        门下严守令狐之命,历代弟均仍奉华山派为宗门,虽平素极少往来,历代剑

    宗掌门更替,都仍须去华山拜祖师爷。


        独孤九剑灵妙难解,历代弟子能悟出三剑者己是绝少,所以,弟子仍以修习

    普通华山剑法为主,只有极少资质极高的弟子才得掌门传授口诀,然后去华山后

    山闭关自修。若不能悟,则终生不能出关。


        传到叶慎这一代,剑宗己历十八代。


        叶慎带功入门,却是另有机缘。叶家乃是川中百年豪门,与川中各大宗派多

    有往来。叶家子弟也多在各大宗派修习武艺,虽只是强身健体为主,也为了避免

    偷师嫌疑,叶家子弟主要拜在峨嵋门下。叶慎拜师那日,却是峨嵋十年一度的祭

    宗大典,剑宗的掌门夫人杨宝儿正是峨嵋弟子,自也与夫君楚云天前往观礼,登

    山时路遇叶慎,楚云天见叶慎谈吐不凡,资质极佳,便起了收徒之心。杨宝儿见

    丈夫动意,自然相助,促成其事。叶慎一听却大为心动,剑宗向不轻易收徒,虽

    百年宗派,却门下极少,虽少在江湖,但在江湖上行走的,无不名动江湖。想那

    独孤九剑之博大精深,就算只修一路剑法,也足以挤身一流高手了。


        叶慎不是叶家长门子弟,自然难以继承叶氏家业,但叶慎自幼聪敏好学,却

    被作为家族的隐藏势力培养。根据他们的特长,或武者,或杀手,或政客,或书

    生,开花散叶,在暗中保护家族利益。


        经正一段时间的全方位培训,叶慎在隐迹刺杀方面显示出惊人的潜力,他的

    剑法虽然从来都不是最好的,但在不拘手段的比赛中,却屡屡击败远胜于他的对

    手。被家族内长老许为叶家第一,为了百尺杆头更进一步,当叶慎回报说要加入

    剑宗时,内长老毫不犹豫的表示支持,并派家族使者与峨嵋沟通,为叶慎扫清了

    可能的障碍。


        叶慎加入剑宗后,不足三年便获得行走江湖的资格。在同辈弟子中为第一人。

    修为已远在大师兄二师兄之上。


        加上叶慎特殊的身份,实战经验更是同门无人能及。若是不择手段的话,就

    算师付楚云天也未见得是叶慎的对手。


        就算如此,叶慎入门已近八年,也未能得师付传授九剑秘诀。这次回家探亲

    顺便历练,师付已暗示待他返回便考较他的修为,再决定是否传授口诀。


        想到这里,叶慎忖道:不知我修练九剑后能否是那人的对手呢?


        正思想中,便听门外六师弟徐到叫道:“叶师兄,起来了,师付着人传信,

    快去正堂,师娘有事吩咐。”


        叶慎慌忙起来,待他赶到正堂,众弟子已分别站好,师娘自在中间坐好,正

    和徐到说着什么。


        看到叶慎,师娘示意他自去站好,便道:“你们师付来信,令徐到、罗纯带

    几个弟子去华山,先到那里等候,我和叶慎去金陵和你师付会合,过几日你们二

    师兄方不智回来主持,楚岫和楚飞在你二师兄回来之前须要小心仔细,哼,要是

    再像昨晚这般,小心门规处罚。这次因事情突然,叶慎、小六和你们的事暂且寄

    下,等你们师付回来再做处置。”


        说罢,又叮嘱徐到万事要多小心,路上不可恃技争执等等。便示意散去,叶

    慎上前一步,问道:“师娘,我们现在便走么?”


        “是啊,你先去收拾一下,也不要多带什么,我们要尽快去和你师付会合。”

    说罢,微蹙的眉间显出一丝忧虑。


        叶慎隐觉不安,不敢多问,和师弟们告辞一声,便急忽忽收拾了行李,安摆

    好马匹便在门口候着。


        盏茶功夫,师娘换了一身箭袖武士服出来,楚岫提着师娘的斩云剑和一个包

    巢送了出来。叶慎急忙接过来放到师娘的马上,自牵了马等在一旁。


        “诸事小心,不可任性胡为,等你二师兄回来,一切听师兄的,知道吗?”


        “嗯,娘,你也路上小心。叶师兄,路上辛苦你了。”


        “师妹放心,我自会小心。师妹须要看好小师弟,莫使他任性。”叶慎笑道。


        “上路吧。”师娘心事重重地飞身上马,挥挥手,纵马驰去。叶慎紧随着上

    马,挥手道:“师妹保重,我们去了。”


        乘船换马,在镇江略一打尖,师娘也不多话,只吩咐快走。叶慎心中惊疑,

    已知事情不寻常,但是看到师娘的样子也不敢问,只是打马紧随,一路飞奔金陵。

    原本就是旦夕可至,两人更是一路不惜马力,黄昏时分,金陵已在眼前。


        两人下马进城,师娘才说道:“也不知出了什么事情,你师付神神秘秘的。”


        叶慎笑道:“师娘不须担心,师付一身修为天下无双。又会有什么事情呢?

    况且,若是有什么事情,师付又岂会令二师兄离开?”


        “嗯,话虽如此,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叶慎,我,我总是觉得不放心。”想

    了想,道:“等下见面也就知道了,我们快走。”


        欧阳是武林大豪,原是江湖巨盗,后被少林高僧收服,便拜在少林门下,原

    本一身横练功夫,拜入少林又蒙传授疯魔杖法,一身修为据说直追少林罗汉堂首

    座。


        欧阳家大业大,一问便知,两人匆匆来到欧阳府前,不由得对视一眼,呆住

    了。


        大门上交叉着一对封条,门前站着数个捕快正驱赶着靠近的路人。


        眼见几个捕快向他们张望,叶慎机警地拉着失神的师娘迅速闪入一条小巷子

    里。听到后面跟来的脚步声,心中一动,四下一看,急道:“师娘,师娘,我们

    先躲一下。被那些捕快缠上就怕耽误事了。”


        看师娘仍是浑不守舍的样子,心中一急,一伸手拦住她的腰,随手将包果背

    在肩上,提了斩云急奔几步,身子一纵,已翻入一户大宅之中。望去假山碧水,

    回廊曲折,知是这户人家的后花园。心中一喜,紧了紧怀抱的小细腰,侧耳倾听

    片刻,几个骂骂咧咧的声音渐渐远去。


        心中渐定,才发觉已出了一身冷汗,心中奇怪为何张惶如此,随即觉察怀中

    人身子竟软软倚在自己身上,一对饱满地丰乳正抵在自已的胸前。叶慎心中一荡,

    立刻发觉某个部位的变化。


        稍做宁神,叶慎立刻隐到一座假山之后,四顾无人可以潜近,才松了一口气,

    将长剑反背到身后双手将师娘轻轻抱起,坐在自己腿上,低声道:“师娘师娘”


        这才发觉师娘身子轻轻抖着,脸上一片苍白。原本红润的双唇竟是一片灰色。

    叶慎心中大惊,低声道:“师娘,徒儿鲁莽了。事急从权。”一手扶在腋下也顾

    不上体会那一握丰盈,一手便搭在师娘的脉博上,越听越是心惊。这短短半刻间,

    惊变的师娘内息纷乱,己到了气散功消边缘。竞是内息错乱,走火入魔了。


        大惊之下,叶慎也手足无措起来,急切间原本扶着腋下的手已不知何时紧紧

    抓住了一团丰润,一手抚上了她苍白的脸,只是气促心慌地叫着:“师娘师娘…”


        许是叶慎的眼泪滴到了杨宝儿的脸上,竟迷朦了她失神的双眼,也许是叶慎

    急促的喘息热拂了她冰凉的唇,杨宝儿轻轻呻吟了一声,身子略略挣扎了一下,

    叶慎急止住哭泣,盯住正宁宁看着他的双眼。


        “怎么,怎么会这样,您,您怎么会内息如此混乱。”他不敢说下去,盯着

    杨宝儿渐渐明亮的双眸,正想着该怎样安慰她时,忽听她幽幽一叹,不禁浑身一

    颤。那叹息听得人心里只是发紧。叶慎紧张地狠狠握住一团丰软的肉团。只听杨

    宝儿一声痛呼。


        “啊,轻一点,好疼!”


        “啊,是是。”。叶慎张惶地一缩手,杨宝儿身子便滚到假山上。


        “对不起,我我…”


        “你你你什么”。


        经此一摔,倒把杨宝儿摔醒了。倚着假山,她微一运气,丹田里一片清凉,

    己是空空如也,也幸亏内息耗尽,却免了走火入魔,神智失常的大劫。


        略略调息,宝儿只觉神思不定,气息粗重,却是丝毫主意也无。


        “慎儿,你,这,”一时间竟不知说些什么。


        叶慎离了师娘的身子,虽空落落的,心思却渐渐宁定。筹思片刻,低声道:

    “师娘,眼下事情不明,无从着手。我们先要找个落脚处,然后师娘你慢慢调息,

    徒儿去看看能否打探一点消息,我们再定行止,您看可好?”


        杨宝儿轻叹一声,道:“此刻心乱如麻,慎儿,你拿主意吧。”


        叶慎点头道:“师娘,此地不可久留,我们先去寻个僻静的客栈,再慢慢筹

    划。”说罢脸色一红,道:“师娘,徒儿鲁片了。等师娘恢复,再请师娘处罚。”


        杨宝儿心神不属,只是点头示意,并没留意叶慎的神色。


        叶慎见师娘不语,只道她也难以启齿,便将心一横,深吸一口气,驱出如麻

    杂念,俯身一手拖在腿上,一手自腋下绕过,有意无意间,腋下那只怪叔叔的手

    又摸上了那另一侧的饱满挺拨。


        杨宝儿身子一颤,轻轻侧身似欲避让,可全身软的一点力气也无,又何况所

    有重量都压在那禄山怪爪上,又往哪里去让呢?


        将衣服遮住师娘的身子,看起来就像抱着一个病人。叶慎多年的历练,便看

    出周到之处。两把长剑俱已埋在假山下,免得被人看着破绽。走起路来也脚步虚

    浮,杨宝儿关切地问道:“怎么,难道你也?”


        叶慎撞头低声道:“我装作这样子,免得被有心人瞧出身怀功夫。”


        杨宝儿深觉有理,只道他心思周密,可没走多久,杨宝儿便全身酥软,脸热

    心跳,气息短促起来。随着叶慎脚步虚浮,起先起落着昏昏欲睡,倒也舒适。可

    渐渐的,一只手一松一紧先是轻轻地一高一低的按着自己的那一团美乳,慢慢地,

    也不知咋地就变成了一紧一松地抓一下握一下揉一下捏一下,那颗密枣也悄然挺

    拨,似乎,似乎,还有指头似有意若无意地碰一下捻一下弹一下,于是,蜜枣益

    发地挺立着,在那手指不动时,似乎痒痒着跳动一下引着那可恨地怪抓又一次捏

    住它轻轻一拉,然后,松开,气的发抖的蜜枣便身不由己的弹了回来。


        下面那只怪叔叔的手自然更奇怪了。刚刚一身冷汗,宝儿的裤子都已紧紧的

    贴在了丰股上,于是,它便感觉到了一丝丝一丝丝地热量无孔不入的浸入大腿上

    的每一个毛孔。慢慢的,绷紧地松软了,也更加有弹性了,当然,也更加容易掌

    握了。于是,怪叔叔的手开始做滑行运动,刚刚还在腿窝那里不知怎的就出溜到

    了大腿根部,一掌热气在那羞人处滑过,又回到起点。滑呀滑,于是杨宝儿的某

    个地方就越来越热,甚至,溜出来一点点汗。


        是汗吗?当然是汗!不是汗是什么!杨宝儿一边恨恨的,一边软软的。一边

    心凉凉的,一边心慌慌的。小枣儿越来越硬,熟得似乎自己就要掉下来。


        啊。杨宝儿惊叱了一下。又紧紧地闭上嘴,大腿又绷的紧紧的,也不知哪来

    的力气。同时,屁股也不自觉的夹紧了,细腰也挺紧了。可是,可是,哪个什么,

    哪个什么,热腾滕的,一挺一挺地,点在她躲也没处躲的小屁股上。


        叶慎不敢看杨宝儿,他知道自己现在丑态百出,心里又是丢人又是…爽!


        他原本越走越快,现在越走越慢。他真的想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可是,客栈

    门前的小伙记己经兴冲冲的迎上来了。


        叶慎只好站住,杨宝儿也总算松下来,可她的头还是深深地深深地埋在怀里,

    就象一只鸵鸟。


        两间上房,小二哥class="innerlink">KKKBO地带上了二楼。放下毛巾和开水,冲上上好的龙井,

    小二哥拿着一钱银子退了出去。


        总算进了房间,叶慎把师娘丢在床上,便慌张着逃了出来,来到自己房里,

    心跳才慢慢地平复下来。


        杨宝儿打坐调息。心神仍无法平静。今夜的月色真美啊。杨宝儿怔怔地望着

    窗外,黑影一掠而过。


        杨宝儿立刻抓了一下,剑呢?不由得苦笑一下,身子软的走两步都喘,汗津

    津,擦把身子都没力气,没来由的,她一阵气苦。


        真没用!哼!


        也不知道她想骂谁。


        轻轻的几下敲门声响起,停了一下,叶慎低声道:“是我。要是没睡,我把

    东西给你,顺便,我也打探了一点消息。”


        杨宝儿坐到掎子上,道:“进来吧。”


        叶慎推门走进来,瞄了杨宝儿一眼,气色平和,颜色也好看了很多,红润润

    的,叶慎把心从嗓子眼放回原位。


        “师…娘,您的剑。”


        没见杨宝儿有什么表态,便放下剑,依旧退到门边,恭敬道:“刚才取剑后,

    我绕到欧阳府后门,进去打探了一下。听到里面看守说的一点消息。”


        偷看了一眼,见师娘已端坐起来,不敢卖关子,一五一十把听来的一点消息

    一一道来。


        “坐下吧,辛苦你了。”杨宝儿温声道,“你很能干,你师付没看错你。这

    次要没你陪着我,我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停了片刻,又道:“既然你师付不在这里,那应该是逃出来了,可怎么才能

    找到你师付呢。”


        叶慎沉思稍顷,踱步道:“这次事件多有诡秘之处,现如今官府方面没有头,

    不知凶手是何人,为何行凶。除了可以辩认的尸体,现场没有活口,这便没有追

    踪的头 .不过,临行前师付要师弟去华山,莫非有什么用意?”


        “什么用意?”杨宝儿忍不住追问道。


        “徒儿不知。不过,徒儿隐约感觉师付似乎之前预感到了什么,或者,师付

    他发现了什么痕迹,才做了这等安排?”苦思片刻,叶慎道:“回扬州,如果二

    师兄回去的话,不妨可以仔细询问一番,或可得到线索也未可知。”


        杨宝儿心头一跳,点头道:“正是,那,我们明天便赶回去吧。师娘我实在

    心慌的厉害。”


        叶慎不觉微笑,道:“现如今没看他们的尸体,料想也不会有甚么问题,倒

    是师娘你,你的身子怎能…”


        杨宝儿却决然道:“不妨。明日雇个船就是,最迟二日也就到了。寻找你师

    付,却是绝不能耽搁的。”


        叶慎汗然道:“是。徒儿明日一早便去雇船。师娘,您这便早点歇着吧”


        杨宝儿点点头,忽微笑道:“慎儿,你也长大了。这般聪敏,师娘很是喜欢,

    待寻回你师付,师娘便令他传你口诀,或许本门未来,就在慎儿身上呢。”


        “徒儿怎么敢当?请师娘收回这番话,以留做徒儿努力进步余地。”


        杨宝儿摇头,正视他道:“不过,年龄增长,心智自开,但是,若不善加自

    律,一步行错则步步错,回头难矣,慎儿,你机敏过人,却要小心了。”说着,

    不觉飞起一抹淡淡菲色。


        “徒儿知错了,请师娘责罚。”叶慎煌然跪下,俯身自责。


        “师娘又怎会怪你?慎儿,起来吧。去早些歇着吧。我也乏了。”


        扬州剑宗。


        楚岫心里犹如怀着一只免子一般,只是乱跳。急匆匆奔回房里,耳热脸红,

    润润的一片艳色。回想刚刚发生的事,股间又是一片羞人的泥泞。


        师娘走后不久,六师弟徐到便遵照师娘之命安排了随行弟子整理行装。瞧见

    送别师娘的楚岫缓步进来,鬼笑道:“师姊,还有什么吩咐么?小七正在等着你

    呢。”


        楚岫轻啐一声,道:“没脸没皮的,等你回来,看我收拾你。”说着匆匆走

    了,脸上已是一片红润。


        院里一片纷乱,弟子们前前后后的交接事务,整理行装。楚岫想着娘焦忧的

    神色,心下也是隐隐担忧。想着心事,已到罗纯房前。推开门,罗纯房内一片狼

    藉,扑吃一笑,道:“看你乱的,这么大人,连个行李也不会打。”


        说话间上前整理起来,‘道:“你让开吧,越忙越乱。”罗纯讪讪的让在一

    边,嘻笑道:“还是师姊好。嘿嘿。”


        三言两语,结好行李,楚岫随手拂了散开的发丝,一回头,正迎上罗纯热热

    的目光,面上一烫,有些不自在起来。


        轻啐道:“呆呆的,傻样啊你!”


        罗纯吃吃笑着近前,道:“师姊,你真美。”


        楚岫心中一荡,小手己被握住。斜倚着床侧坐下,目中漾起一丝雾气,轻叹

    道:“又要远行,路上小心。一切听你师兄的吩咐…”正咛嘱着,腰上一紧,罗

    纯已贴着她坐在身边,一只手已绕到身后揽住。


        “不要,这白日乱乱的…”楚岫正欲挣起,罗纯已和身压上来,将她挤在床

    头。


        “好师姊,这一趟也不知要多少日子。就让我再摸摸吧。”


        耳边热腾腾的气息和着羞人的情话,楚岫己是软了。羞怯间,唇上一热,便

    觉一条蛇儿灵动的扣开双唇,游了进来。


        罗纯犹如积年老手般,上下交攻,片刻间攻城掠地,楚岫已是丢盔弃甲,溃

    不成军。


        衣襟洞开,剥出白嫩嫩,俏生生的一对肩膀。颈下一片雪ni,一只雪润玉透

    的椒乳微颤着,一只己遭禄山巨瓜叫揉捏。


        另一只怪手自也不甘落后,却是陈仓暗渡,自裙结处偷袭,已挺进柔腹,龙

    门不远。


        烽烟四起,城门失守,楚岫体软如泥,面红耳赤,脑中一片迷朦。晕晕的如

    似腾云驾雾一般,气短心促,蚁行如麻,已又痒又酥,又是情动,又是紧张,那

    种异样情态竟是难描难画。双股纠结,羞人处早已泥泞不堪。


        喔…轻吟如ni,又想情郎胆儿大,又怕情郎太猖狂。正昏思绵绵,又喜又惊

    间,猛地身子一挺,蜜壹如注,竟然不攻自克,内里竟一泄如注。


        罗纯怪手正在城外游猎,寻找战机,觉楚岫双股紧缠身子一阵阵颤动,已感

    到一片n 人湿意。


        城头白旗隐隐,败兵溃散。城门虽未打开,也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楚岫内里如洪,脑海却是一片荡荡茫茫。贼去楼空,不觉丝丝怅然。正略起

    空虚,那羞人小蛇却知情识趣,眉边耳侧,干种体贴,万般温柔。那两只怪叔叔

    的坏手也悄然收兵,只在城外游戈,偶尔巡骑忽近,也只蜻蜓点水,浅尝止。


        体白如玉,却已生起一片红露。芳洲萋萋,正堪良人酵唱。


        罗纯温柔体贴的抚慰丫u 几平了楚岫心头的失落。目色依呢,一幅任君采摘

    的可爱模样。


        不知何时,兵戈又起,飞骑如电,风驰而至,直下外围,叩关攻城。


        楚岫惊呼半声,双唇被封。目中惶急的样子,正是大军挥城兵的奖赏。裙结

    己开,双股受控,高举白旗摆出了羞杀人的样子。身子早已软酥在床上。


        战鼓如雷,旌旗如云,那大将军却虎头虎脑,竟长了一幅小和尚的模样。看

    那火腾腾、昂昂然的挺拨模样,倒也有些将军的气势。


        长枪一举,直捣黄龙,儿郎们,老子要大战三百合,不死不休啊哈哈。


        挥马如电,直奔城门而去。


        闷哼一声,城关以克。


        城内道路泥泞,美不能言。


        和尚一头撞在一处软绵绵好似花蕊般所在,登时全身一阵,精关酥麻几乎片

    刻失守。


        楚岫目光散乱,挺腰收腹,昏昏然潮起如千军万马,倾泄干里。


        罗纯提肛收腹,坚挺了片刻,才顶住一波潮水的围攻。


        大战一触即发,坚兵方阵,长枪高举,一步步稳稳逼近。


        起先是一下一下重炮轰击,直捣花心。渐次加速,蹄声如雷。


        起合间楚岫一只手狠狠地咬在咀里,一只手紧紧抱住罗纯的肩膀,如狂风骤

    雨中的一叶小舟,只能任他风吹雨打,起伏应合。


        狂风易去,急雨骤停,罗纯汗如雨下,精关一松,深深抵住那丰软处,一泄

    如注。


        这般滋味,楚岫只记得自己死去活来,也不知死了几次,竟连怎么回到自己

    房中都已记不得了。


        情思缠绵,只听得外面人声嘈杂,良人将行,可是…………这般模样………


        柔肠辗转,已听到徐到高声喝道:“走啦走啦,今夜到扬州住下,哈哈哈…

    ………”


        天色微明,叶慎忽然惊起,枕下潜风已然无影无踪。


        叶慎一头冷汗,四顾无人,心头升起一片恐惧。倏然间目光凝注在桌案上,

    急纵过去,赫然是心爱宝剑“潜风”。


        心念电转,却始终驱不走那一片深刻的恐惧。是什么人?竟可以如此潜入自

    己这样一个杀手身边,取走宝剑显然意在恐吓,可又不取自己的姓名,这是为何

    呢?


        莫非是那人么?


        若不是,天下间竟有如许多高手么?


        心中无计,叶慎取出压在剑下的白纸,目光闪动,慢慢露出一丝苦笑。


        门外有人声响起,叶慎急忙将纸条吞入口中,便听到师娘在门外道:“慎儿,

    起来了么?”


        开门将师娘迎进来,叶慎恭敬道:“正要收拾一下便去雇船,”说话间偷眼

    看了一眼,欣然道:“师娘的气色甚好,看来功力应该恢复了,这便好了。”心

    里筹思着是否把今晨寄剑留书的事情告知。


        “恩,昨晚得知你师父的消息,内息便恢复了正常,目前也只恢复一成功力

    罢,慎儿,师娘实是心急如麻,我想了一夜,还是我们一起直接去雇船吧。尽早

    返回扬州是正理。”杨宝儿看似平静,眼中却是一片焦惶。


        “是,既然师娘如此说,徒儿谨遵。”


        稍作收拾,结算了房钱,二人便直奔渡口而去。方出城门不远,穿过一片稀

    疏的林子便是,天色尚早,路上行人二三,叶慎,目光扫过前方的树林,心中升

    起警意。


        “师娘,我们绕一下吧,这里……”


        话音未落,一片寒星骤至,伴着寒星飞射,林中、路畔纵起数道身影急扑而

    来。


        骤然遇袭,叶慎执剑在手,一把将杨宝儿掩在身侧,一面击打着四下飞来的

    寒芒,一面冷静的观察者杀手的情况。后发先至,突然数道刺客遽然加速,短剑

    怀刀已纷纷攻来。


        叶慎冷笑,潜风挥动间,一阵轻响,身形不动,刺客见先机已失,散成合围

    之势,有先有后,毫不慌乱,此刻近身肉搏,为免误伤,暗器已失去作用。叶慎

    却忽然绕着杨宝儿转了一圈,闪动间,自怀里、后颈、腿上射出数道寒星,杨宝

    儿持剑卫护,眼中也闪过一丝讶色。


        身形闪动,急退骤发,剑下已倒了两个刺客,叶慎腰下也腾起一条血痕。刚

    才的暗器将身前三丈左右的刺客几乎全都包括了进去,合围之势登时一片混乱,

    刺客中有人高声喝道:“小心,是同道。”


        混乱间,又有三个刺客伤在叶慎剑下,叶慎肩膀上也一片血红。


        刺客纷纷退避,伤者退到外围裹伤,剩余6个也不上前,遥遥隔着6、7丈

    开外释放暗器,杨宝儿急道:“怎么样?,可恨!”


        叶慎急忙止住杨宝儿前冲,附耳道:“不妨,天色一亮,他们不敢久持。”


        杨宝儿看着他身上的血痕,心中混乱,只好伸手按在他的肩上助他止血。持

    剑护住叶慎左侧,微一侧耳,耳边掠过一丝温热,不意间叶慎在她颊上留下一抹

    吻痕。


        眼见刺客伤者纷纷软到,刺客中有人怒道:“好奸贼!暗青子上有药,快走!”


        叶慎冷笑,他自然知道那是什么,叶家秘制麻药,虽不致命,却有克制内力

    的特效,身软体麻,也难以运气消解。叶慎冷笑道:“今日暂留你等一命,回去

    告诉黄杏儿,此仇不报非君子。”


        刺客眼中纷纷变色,惊异着先后退后,那首领模样的喝道:“你是何人?敢

    出此狂言。”


        叶慎冷笑:“一年之内,必报此仇,今日给你留个纪念,也好给黄杏儿知会

    一声。”


        扬手一道寒光电闪,那人闷哼一声,也不言语,自结众退去。


        杨宝儿忽地闪开一步,盯住叶慎喝道:“你究竟是何人?这身功夫却不是我

    们剑宗的,你,你潜入剑宗,却是为何?”说到后面,看着叶慎血染白衣,语气

    却是缓和了。


        叶慎苦笑道:“师娘,你怎地忘了,我是叶家子弟啊。弟子入门前早已呈报

    过弟子的武艺,师娘难道不记得了么?”


        杨宝儿面色稍换,犹疑道:“可是,这等身手却是……”


        叶慎道:“我叶门百年世家,眼热者不知凡几,若无一点自保手段,何以自

    处?”


        啊了一声,跪倒在地,腿上失血太多,已难以站立。


        “慎儿,”


        听得这一声轻唤,叶慎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


        去血,剔除烂肉,上药,包扎,一系列熟练无比的手法一一使出,杨宝儿束

    着手,看得呆了。


        “你,你,你们家都学些什么啊,这却……”杨宝儿汗颜道。


        “呵呵,师娘少在江湖,这等自保手段却是不知。这些不是学的,却是徒儿

    这些年在江湖中历练的。”叶慎不敢细说,深怕泄露叶家的内部事物。将肩上的

    布带绕了几圈,手口并用,已是包扎完毕,虽然气色苍白,但已不再是刚才狼狈

    不堪的样子。


        杨宝儿若有所思的凝视叶慎片刻,忽地一笑,道:“既然如此,这套本事却

    不可藏私,回头就整理一下传给你的师兄弟们吧。”


        “你稍息片刻,我先去前面雇船。”


        “师娘,我们一起吧。”


        试着走了几步,虽然仍是疼痛麻软,也可坚持着行走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