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校园春色
  • 最新排行

    关于我被卷入不良的那些事30

    发布时间:2020-05-06 00:01:13   
    字数:1016
    第三十章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眨眼间,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到来。「同学们啊,今天校运会就开始了,参赛的运动员们要好好加油,争取拿个名次为班级争光!没有参加比赛的同学也要在旁边为他们加油助威啊。」此时老班正站在讲台上对我们进行校运会前的动员。他虽然自己说的兴致高昂,但是下面的同学们却都是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其实大多数同学对于校运会本身这件事情并没什么太大的兴趣,他们大多数看重的是校运会期间不用上课可以自由活动这件事而已。「嘘!!」这时,从操场上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口哨声,然后就是广播声的响起。「好!那么我们就先出去参加校运会的开幕式吧。」见此,老班赶紧终止了自己的废话,开始组织我们下楼去操场了。「变态星……」一旁的谭霜雪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我一下。「恩,我知道,我们也走吧。」我对谭霜雪点了点头,一起朝外面走去刚出教室,一道茶色的身影便闪到了我的面前,正是唐月。看见我后她张开嘴,似乎正准备说些什么,可是当她的视线瞄到了正站在我左边的谭霜雪之后,她有些愣了愣,然后突然闭上了嘴,默默的看了我一眼后,便直接站到了我的右边。「变态星?」谭霜雪有些不解的看着我。「额,这是唐月,我的一个朋友,她会带我们去里校运会的会场。」我赶紧对谭霜雪解释道。「哦哦。」谭霜雪这才点了点头,她探着脑袋对站在我另一侧的唐月打了个招唿,「你好。」「你好。」唐月有些语气生硬的回了一句,她的心情似乎有些不好。「额……唐月?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唐月「没事!」唐月有些不耐烦的瞥了我一眼,见我还在看着她,她直接给了我屁股一脚,「走啊,你这个变态!」「额……好好好,我走我走。」见唐月好像正在气头上的样子,我也不好再招惹她,只能自认倒霉,一边拍着屁股上的鞋印,一边往前走。谭霜雪跟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我和唐月,然后有些不解的歪了歪脑袋。我们三个人离开教学楼后并没有跟着班级的其它同学去操场上集合,而是偷偷的离开了队伍,朝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走去。没错,我们不打算参加校运会的开幕式,我们现在要去里校运会的会场,在那里,里校运会的开幕式才是我们要参加的。唐月虽然看上去心情不怎么好,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不过还是认真的为我和谭霜雪带着路。大概走了有七八分钟,一栋略微有些破旧的大楼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这是旧教学楼,在新校长叶雯雨上任后,她积极扩建校区,扩招学生,打造硬件设施,短时间建起了几栋新教学楼,这栋已经有着几十年历史的教学楼就被废弃不用了。不过奇怪的是,废弃之后,叶校长也没有把这栋教学楼推平再建,而是留了下来。或许是资金缺乏,没有多余的钱再来做这种大建设了,或许是校长想保留这个有些历史的教学楼用作纪念。没人知道理由,不过自打这里被学校废弃不用后,校园里的不良们像是约定好了一样纷纷开始占用旧教学楼的空教室当成自己的据点,拉帮结派。有些老师和学生发现这个情况后便向学校高层反应情况,可是校方却迟迟没有什么回应,就像是默许了这些不良们占据旧教学楼的行为一样。慢慢的,这里就成了不良们的聚集地,普通的学生根本不敢靠近这里「额……不会是在这里面吧?」我有些不安的看着唐月,其实我平时也不太敢靠近这里,对那些校园不良们,我这个普通学生还是有些忌惮的。「哼!」结果谁知道唐月压根就不理我,她轻哼了哼,直接扭过头去用后脑勺对着我,然后径直朝旧教学楼的大门走去,一点停留的意思也没有。「额……」我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跟在唐月的旁边。慢慢靠近旧教学楼后,我才惊奇的发现平日里总是站满着人的几条走廊上都是空的。但唐月却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的神色,她只是撇着嘴继续沉默着带路。进入到旧教学楼后我不由的一愣,我本以为将要见到景象会是走廊上一地的垃圾,过道的墙壁上被胡乱涂鸦,一副仿佛刚刚被台风扫荡过的样子。但是事实却是眼前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净整洁,走廊上虽然不能说是一尘不染,但也做到了一张纸片都没有。而周围的墙壁上也被重新粉刷了一遍,看上去白白净净的,像什么涂鸦的痕迹啊,鞋印什么的根本看不到。简直比我现在的那栋新教学楼还要干净啊。我惊了,一瞬间我以为自己来错地方了。「唐唐唐……唐月!这是啥情况?!」由于过于惊讶,我说话都带着结巴了「哎呀!」唐月本来还是不想理我,可见我一副非常吃惊的样子,她也只好停下脚步,不耐烦的瞪着我,「什么事?说!」「额……就是就是……」我被唐月瞪的不由的缩了缩脖子,连说话的声音都降了几个分贝。作为一个带着不良气息的少女,唐月瞪人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就是这里为什么这么干净啊?」「哈?」唐月一脸茫然的看着我,她被我问煳涂了,「干净怎么了吗?」
    「额……」我只能进一步的解释起来,「这里不是不良学生们的聚集地嘛,那为什么这里这么干净啊?」「不良学生的聚集地很干净又怎么了?」唐月还是十分不解的看着我「额……不良学生的聚集地不是一般都很脏乱的吗?」「你听谁说的啊?」「额……那个XX高校里面不就是这样的吗?」我把心中的疑问丢了出来「哈?」结果唐月瞬间就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我,「你傻啊,那只是电影里面那么演的啊,现实生活中你在那么脏乱的地方待的下去啊?都是垃圾,不发臭了才怪,万一还长虫子了,看着都恶心。」「额……感觉好有道理。」「一般在这里占据教室当据点的帮派都是要自己搞教室卫生的,谁都不想自己每天待的地方总是乱糟糟的啊,看着就烦心。不过还是有那么少数几个比较懒的家伙不肯自己打扫自己占据的教室,不过这也没关系,反正是他们自己的地盘,谁也管不到,他爱咋整咋整。但是这走廊却是公共财产,如果谁敢在走廊乱丢垃圾还不自己打扫干净的话,那他就等于是对整栋楼的不良们的发出挑衅,到时候自然有人会来整他。」唐月摸着下巴想了想,「记得上一个在走廊上乱丢垃圾的家伙最后被打断双腿扔到化粪池里面去了吧。」「额……」我不由的脑补出了某个凶神恶煞,五大三粗的不良一边抽着烟,一边却弯着腰,手里提着扫帚和撮箕在地上仔细清扫垃圾的景象。有种说不出的微妙的感觉。「好了,问题问完了吧?我们继续走吧。」说着,唐月转过身继续朝前走去我还是楞楞的站在原地,我还没有从刚才唐月对我说的那番话里面回过神来。我没想到这些不良的三观竟然这么正。「变态星?」见我还在发愣,一旁的谭霜雪有些好奇的探过身子来,伸出手指轻轻的戳了戳我的脸。「快点跟上啊你这个变态!到时候可别跟丢……了。」这时唐月正好回过头来,她有些楞楞的看着谭霜雪的手指在我的脸上戳了几下。一瞬间,唐月原本已经有些舒展的脸色又阴沉了下去。「啊啊啊!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唐月耸起肩膀,双拳紧握,气恼的甩过身子,茶色的双马尾在空中划过一道弧形,头也不回的踢开步子走了。「啊?」唐月那边的动静把我从蒙圈的状态中惊醒,见唐月一副气冲冲的样子,我赶紧屁颠屁颠的追了上去,「额……那个……唐月同学?我怎么了吗?」
    「没怎么啊!」唐月看都不看我一眼,只是绷着个小脸,继续大步的往前走着。「额……」我实在搞不清唐月这是怎么了,感觉她今天上午怪怪的,老是突然生气。问她原因她也不说,反而看上去更加生气了,不,也不像是生气,感觉更像是恼羞成怒。没办法,实在想不通,我也不敢再追问下去,万一又触到唐月的霉头,倒霉的还是我。我只得低着脑袋默默跟在唐月屁股后面。很快,当唐月带着我和谭霜雪走到走廊尽头,转过一个墙角之后,我被眼前出现的景象给惊到了。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楼梯口,没错,一个看起来非常普通的楼梯口,由水泥砌成,台阶的外侧装着不锈钢的楼梯扶手,就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楼梯式样。可是有一点却非常奇怪,因为这个楼梯口除了有通往楼上的台阶外,还有着一个通往下面的台阶。而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我现在应该是在一楼,眼前出现的通往下一层的台阶分明就是说这一楼的下面还有着一个空间。开玩笑的吧,为什么一栋普通的教学楼会有地下室这种东西啊!我虽然呆住了,可是唐月却没有什么反应,她直接朝那个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口走去。谭霜雪见了也默默的跟了上去,看上去也是一点都不感到奇怪。走了几步,谭霜雪发现我还没有跟上来,便走过来牵住我的手往前走。「欸?等等等等等等!」我一边叫唤着一边挣开谭霜雪的手,「这是啥情况啊!为什么这里还有个往下的楼梯啊!」「哈?」唐月听到我这边的动静回过头来相当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你又怎么啦?」「额……」这次唐月的眼神真的挺吓人的,本来她就绷着个脸,现在眼睛还斜着瞪着我,配合她那原本就有些上挑的眼角,整个看起来特别的凶恶。用个不太恰当的比喻,就像是一只暴躁的狮子一样。「没……没什么。」我赶紧摇了摇头。「没什么就跟着。」唐月哼了一声,扭过头继续朝前走去。「唿……」见唐月扭过头去了,我不由的轻唿了一口气。「走吧。」一旁的谭霜雪扯了扯我的衣角。「恩恩。」我点了点头。这条向下的阶梯有点长,走了大概十几秒了还没看到通往哪里,我不由的对这条阶梯产生了更大的好奇心。这楼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我以前怎么没听别人说过我们学校的旧教学楼里竟然还有这么一道阶梯。修这道阶梯原本又是用来干嘛的呢?想着想着我不由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谭霜雪,她还是面无表情,非常的平静的目视着前方,看上去好像一点也不好奇这道阶梯的样子。「谭霜雪?」我不由的用手肘轻轻的碰了碰谭霜雪。「?」谭霜雪扭过脸来看着我。「额……就是你怎么都不好奇一下啊,这个楼梯什么的……」我忍不住问了出来。「为什么要好奇?」谭霜雪有些不解的看着我。「额……就是这个楼梯很奇怪啊,为什么学校当初会在教学楼里修这样一个楼梯呢?」「修楼梯用来走,为什么要奇怪?」谭霜雪还是不能理解的看着我。「所以说为什么啊?」「什么为什么?」「我……」好吧,我闭嘴。又过了一会儿,我在视线的尽头看到了一个门,门前似乎还站着一个人「你们是来参加里校运会的吗?」门前站着的人对我们问道。这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女生,相貌普通,身材比较苗条,脸上的表情有些冷峻,给人一种生人勿近的感觉。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她的打扮,不知道是在cosplay还是在干嘛,她戴着一顶警官帽子,穿着一套类似于警察制服一样的衣服,上身是淡蓝色的衬衫,还系着黑色的领带,不过衬衫的下摆很短,只是到了及腰的位置,腰部的一大片肌肤就这样暴露在外边。下身则是一条黑色的超短裤,裤管及下的大腿也裸露在外边,十分惹眼。「是的。」唐月对这个女生点了点头。「好的。」这个女生便打开了自己身后的门让我们过去,「开幕式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快点。」女生提醒道。「恩。」唐月礼貌性的点了点头便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去。进到门的另一边之后,眼前出现了一个长长的走廊,头顶的白炽灯照亮了这片空间。视线的尽头是一个出口,可以看到外边有人影闪动。走了没几步,我的好奇心又占了上风,我忍不住探脸到唐月旁边问道,「刚才那人是干嘛的啊?还有她个打扮又是什么情况?」「……」面对我的提问,唐月只是默默的瞥了我一眼。「额……」我立马就有点怂了。「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唐月突然叹了口气,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平缓起来,「好吧,我告诉你。」「恩恩!」我欣喜的点了点头。「你注意到那个女生袖子上的臂章了吗?」唐月说。「哈?」我努力回忆了一下,当时那个女生袖子上好像是有一个臂章,上面好像还有一个特殊的图案来着,不过我当时主要关注的是她的整体打扮,倒是没怎么注意这种细节上的东西。「那个特殊的臂章表明着她的身份——风纪委员。当然,不是学校里面那种管普通学生的风纪委员,而是专门监督我们这些不良学生的风纪委员。那个打扮就是风纪委员专门的制服啦。」唐月解释道。「哈?你们不良学生还有专门的风纪委员来管?」我有些不敢相信。「没,也不算管,他们只是尽量防止我们做出一些太出格的事情罢了,比如打死人之类的。其它的事情他们也不会多插手的。哦,对了,还有每当我们举行像里校运会这种活动的时候他们也会来充当维持秩序的人员。」「不是,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产生这种专门监督不良学生的风纪委员啊?」我很是不解。「呵呵,不良榜你知道吧。」唐月冷笑了一声,「凡事进入不良榜的学生每个月都可以获得一笔钱,你觉得这笔钱怎么来的?」「学……学校发的?」我不确定的说,想起了以前刘敏对我说的一些话「答对了,每个月提供给不良榜上那么多学生金钱这种事只有学校才办的到啊,所以说这个学校一开始就参与进了不良的世界里面,甚至于我们学校的不良学生可能都是在学校的一手操控下产生的,所以会产生这种专门来监督不良学生的风纪委员也很正常啊。学校也不太想我们把一些事闹大吧。」唐月撇了撇嘴,「我是无法理解这个学校为什么要做这些事,有什么目的。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学校大部分真正在混的不良都知道学校和不良学生们之间那点微妙的关系,不过谁也不会到处多嘴,毕竟这么支持不良学生存在的学校只有我们悦河中学嘛,不良们对学校还是有不少的好感的。」「……」听了唐月的一番话,我越来越觉得我们学校的水很深,以前看上去很普通的校园里竟然隐藏着这样一些东西。走着走着,嘈杂的声音渐渐传入耳中,我们已经快要走出走廊了。当我踏出走廊的那一刻,我震惊了,眼前出现的是一片非常大的空间,起码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这片空间整体呈一个椭圆形,中间罗列着几排搏击擂台一样的东西,外围则是一圈观众席,大约可以容纳好几百人,现在观众席上面坐满了人。唐月带着我们找了个靠外侧的位置坐下了。这时,我抬头发现南侧观众席的上面还有着一层延伸出来的观众席,呈半圆状,就这样凌驾在众人的头顶上「那是特等席,不良榜前十位的人就在那上面坐着。」注意到我在盯着上面那个半圆状的观众席看,唐月便给我说明道。听到唐月这么一说,我顿时来了兴致,眯起眼睛想看看排在前十位的到底是哪些怪物,可是由于隔的太远,我并不能看的很清楚,不过我能看清楚的是,和下面这一大圈挤满了人的观众席不同,那上面是非常的稀松啊,基本上几个人之间就隔着老宽的一段距离。看着眼前这片巨大的地下空间,回想起唐月刚才说的话,我貌似明白了那个楼梯是怎么来的了。也许这栋教学楼一开始就打算废弃掉用来专门提供给不良学生们的,下面这块空间也是早就设计好被用来给不良们举行里校运会用的「喂。」唐月突然碰了碰我的手臂。「干嘛?」我好奇的看着她。「额,就是刚才对……对不起了。」唐月有些不好意思低着脑袋,「我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对你生气。」说着,唐月下意识的朝谭霜雪的方向看了一眼「额……没事,没事啊,我不会在意的。」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勺,我没想到唐月居然会对我道歉。「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生气,明明在今天这种场合下我不应该这样的……」唐月有些歉意的看着我,「实在是对不起……」「没关系,没关系的,也不用专门道歉啦。」我连忙摆了摆手。「我……」唐月本来还准备说些什么,可这时场上突然传来一阵声响,打断了唐月的话。「呦!各位兄弟姐妹们注意了!」我和唐月下意识的寻声望去,只见下方一个靠中央位置的擂台上,一名身材高挑的女生正手持话筒站在那里。这个女生有着一头惹眼的粉色长发,脸上挂满了元气的笑容,给人第一印象挺不错的。「吼吼,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们也没必要等那些还没到场的家伙了,里校运会的开幕式就直接开始吧!」刚气场十足的说完上述话后,粉色头发的少女突然露出了一张苦瓜脸,「恩……那么开幕式一般是什么流程来着?」粉色头发的少女做冥思苦想的样子在擂台上踱步,好像真的不知道一样。「额……这啥情况?」我忍不住朝唐月那边看去,「这也太不专业了吧。」
    「呵,你继续看着就知道了。」谁知道唐月只是对我神秘的笑了笑。「哦,对了!」这时,粉色头发的少女恍然醒悟过来,勐的一拍脑袋,大声说了出来,「校长发言!」「额……可是我们谁想听校长大人的废话?」粉色头发的少女故意做出一副呆愣的表情看向观众席。「没人想听!」观众席上的众人立马激动的做出回应。「是啊,没人想听。」粉色头发的少女无奈的耸了耸肩,「所以说……」
    少女面带微笑的扫视了一圈观众席,然后对着天空竖起了中指,「去他妈的开幕式!里校运会现在开始!」「噢噢噢哦哦!!!」整个场地瞬间沸腾了起来。「额……这也太乱来了吧。」我这才明白唐月刚才那个笑容的意思,不由的吐槽道。「不良们就是喜欢这种乱来的东西。」唐月笑着回答道。「好吧。」我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话说这里校运会的规则是什么?」
    「也没什么规则,参赛者以抽签的形式进行淘汰赛,失去意识或者掉下擂台就算输,当然,你也可以自己认输。」唐月解释道,「一共胜利十场就可以晋级,输五场就彻底失去比赛资格,被淘汰掉。一般能够晋级的人都是能够在不良榜占据一席之地的人,这些人再次进行抽签比赛,赢三次晋级,输一次淘汰。最后剩下来的人就进入到了决赛,还是抽签比赛,赢一次晋级,输一次淘汰。在举办方的有意操作之下,最后剩下来的一定会有十个人,这十个人基本上就是下一次不良榜上排前十的人了。然后里校运会就结束了,举办方会根据比赛者表现出来的一些数据重新组成不良榜。说白了,这个里校运会就是为了对不良榜进行重新洗牌,刷掉那些已经不合格的人。」「哈?那最后的十个人不用再比了吗?」我有些纳闷。「恩,最后剩下来的那十个人基本上都是规格外的存在,简直不像是普通人,我都怀疑他们是不是拥有什么超能力。而且他们之间分出胜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不良榜前十得到的好处都是一样的。也就是说看上去前十名还用一到十来排名,但实际上他们的实力应该是差不多的。」「原来如此。」我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这些都是正常赛事,其实大部分不良们真正关注的是每天正常赛事结束之后的另一个项目,约战。」说着唐月有些担忧的看着我,「就是你和刘涛之间……」「恩,我知道,不良们喜欢用约战的形式来解决矛盾嘛。」我故作镇定的笑了笑,「没必要担心我啦,我肯定不会输给他的。」比赛正式开始后,下方的擂台上已经有身影纠缠在一起了。里面有些打的非常不入流,就像是街头互撕,扭打在一起互相扯衣服踹肚子的。而有一部分看起来感觉就不一样了,对打起来有招有式,南拳对北腿,见招拆招,看着就感觉很高端的样子,有种看专业赛事的感觉。话说这些不良学生哪学的这些招式?不会都是练家子吧?「唔……」我突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靠在了我的左肩上,扭头看去,一股熟悉的清香飘入我的鼻翼。原来是谭霜雪,她似乎对下面那些在擂台上比赛的人提不起兴趣,一直在低着脑袋玩手机。可能是有些累了,她便直接把头倚靠在了我的肩上「嘿……」我不由的露出了微笑。这个样子的谭霜雪好可爱啊,恩,如果不是在看一些奇怪的网页就更好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谭霜雪手机屏幕上现在显示的正是我平时关注的一个有些糟糕的网站,而此时,一张更加糟糕的预览图占据了大半个屏幕——一个女王样的少妇正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踩在裸体着的男奴的头上。「卧槽!」我吓得赶紧用手遮住了谭霜雪的手机屏幕,「你在公共场合看什么呢!」我就说刚才怎么看到有几个人再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这边呢,我还以为是因为谭霜雪靠着我的肩膀,结果原来是这样吗!「?」谭霜雪有些不解的看着我,「怎么了?」「你在公共场合看什么呢!」我压着声音,有些气急的对谭霜雪质问道「我在学习啊。」谭霜雪歪着脑袋眨了眨眼,「变态星不是喜……」谭霜雪那个「欢」字还没有说出来我就眼疾手快的提前捂住了她的嘴巴。「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了!」我一边抹着脑门的汗一边把谭霜雪的手机收起来放回她的口袋里去,「总之你不要在公共场合看这种东西啦!」「恩……?」见我一脸的严肃,谭霜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唿……」我这才松了口气,松开了捂着谭霜雪嘴巴的手。「嗷!」结果我这口气还没松完,脚上突然一痛,低头一看,一只熟悉的靴子正用力的跺在我的脚上。「变态。」唐月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额……」我只能尴尬的笑了笑。————「变态星。」不知过了多久,一旁的谭霜雪突然轻声的喊我。「怎么了?」我好奇的看着她。谭霜雪把她的手机摆到了我的眼前,而手机屏幕上正显示着一条短信,「谭霜雪选手,请提前到第四擂台做好准备,马上就到你的比赛了。」「我要下去比赛了。」谭霜雪说。「啊?」我不由的愣了愣。对了,我才想起来,在打败了刘涛的哥哥罗泰之后,谭霜雪她就已经在不良榜上了,不过她自己一直没搞清楚。现在里校运会的比赛她自然也是要参加的「我和你一块去吧。」我连忙站起身来。擂台周围也是可以站人的,不过只有和参赛者相关的人和维护秩序的风纪委员才允许靠近擂台周围。「不用,」谭霜雪把我按回到了座位上,「变态星在这看着就好,等我回来。」
    「可是我……」我本来还想继续坚持陪她去,可是看谭霜雪的样子却一点让步的意思也没有。纠结了好一会,我只能答应谭霜雪的要求了,「那……那你小心点啊。」「恩。」谭霜雪点点头便转过身离开了。看着谭霜雪逐渐远去的背影,我还是忍不住心里担心。「放心吧,她怎么样也是打败了罗泰的人,在第一场淘汰赛上很少可能会碰到打得过她的,你还是多担心一下自己吧。」唐月见我一脸的担忧便开导我道「恩。」我有些心不在焉回应道。我几乎是目不转睛的盯着谭霜雪来到了第四擂台上,她的对手是一个留着中分西瓜头的塌鼻梁男生。这个男生我有注意过,看上去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可实际上却是阴险无比,在先前的比赛中一开场就相当不要脸的瞄准对手的下体攻击,那哥们可能也是没有想到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家伙竟然一上来就用这种损招,猝不及防之下中了这一招。结果不用想,直接是一边倒的局面,中分西瓜头就这么赢了一场。看到对手是谁后,我更加担心谭霜雪了,希望她不要被这种阴险的家伙伤到啊。随着裁判员一声令下,第四擂台上的比赛正式开始,中分西瓜头男率先动身,他的速度挺快的,几乎是瞬间就冲到了还有些发愣的谭霜雪身前。这个下三滥的家伙果然够阴险,竟然带着淫笑就要提拳往谭霜雪的胸部打去。「操!」看到他准备攻击的位置后我忍不住破口大骂。正当这个中分西瓜头男马上要得手的时候,他的脸突然绿了起来,只见他张大了嘴巴,脸上淌满了冷汗,紧接着,一阵凄厉无比惨叫从他喉咙里爆发出来「啊啊哦哦嗷嗷嗷!!」原来是谭霜雪在中分西瓜头男的攻击即将命中的时候直接一脚踢在了他没有防备的两腿之间。「母亲说过露出这种笑容靠近我的人就直接踢这里。」谭霜雪面无表情的说道。中分西瓜头男惨叫着,嘴巴使劲的哆嗦着,连眼泪都彪了出来,可见谭霜雪这一脚踢得确实很狠。不过她应该还是有留手吧,我可是很清楚谭霜雪的脚力有多么恐怖,如果她用全力,估计这个男的下面直接就不保了。中分西瓜头男死死的捂着裆部,脚步踉跄着,站都站不稳。看着他的惨样,谭霜雪只是平静的眨了眨眼,然后一记高抬腿狠狠的踹在他的脸上。中分西瓜头男就直接倒飞了出去,落到了擂台外。而从中分西瓜头男发起攻击到被谭霜雪一脚踹出擂台外,这期间也不过就是几秒钟而已。谭霜雪这是直接秒杀了啊「变态星,我回来了。」一会儿功夫谭霜雪就从擂台上回到了我旁边,看她那副轻松样子感觉就像是从外面散完步回来一样。我差不多有点明白谭霜雪为什么不让我跟过去了,多一个人出去走一圈确实没什么意义。谭霜雪这次回来后周围的人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原本有些轻佻、轻浮的眼神都消失不见,变成了惊讶、忌惮。「恩恩,欢迎回来。」我笑着对谭霜雪说。「你看,我说没问题嘛。」唐月用手肘碰了碰我腰,「你就喜欢瞎操心。」
    「额呵呵……」我只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后来谭霜雪又下去比赛了好几场,基本上都是一路秒杀过来,唯一一个坚持了一会儿的是一个看上去挺瘦弱的小个子男生,这个男的看上去就跟发育不良一样,皮包骨肉的,还顶着厚厚的黑眼圈。我一开始都担心谭霜雪会不会一脚把他的骨头都踢散架了,可谁也没想到他竟然硬生生的挨了谭霜雪好几脚都没有倒下,最后还勉强碰到了谭霜雪的肩膀,不过下一秒钟他就直接飞了出去。后来我才从唐月那得知这个看上去皮包骨肉的家伙竟然是不良榜上的人,排在第三十二名,称号老骨。怪不得能在谭霜雪脚下坚持一会儿呢。「吼吼,又和大家见面了。」一开始那个粉色头发的少女又一次站到擂台上面。「想必大伙之间有时候也会产生一些矛盾吧,有些矛盾慢慢的累积下来却不解决掉的话大伙的心里恐怕都会有些不爽吧。」「好!现在你们的机会来了,凡是平时有看着不爽的人的,互相有矛盾的,这里将为你们提供舞台!」就这样,今天上午的里校运会的正式比赛就结束了,大部分不良学生比较关注的项目到来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